在这些日本家电卖场里,韩国首尔的建国大学近日爆发疑似肺炎病情

日本制造业的国际排名被中国赶超东京大学失去亚洲高校排行榜榜首。日本媒体近日关注的这些失落现象早已引起很多日本人的反思。笔者在日本的一些经济界朋友,也在议论日本制造业的创新灵魂都去哪儿了。在日本,现在既有落后的产业,也有落后的产品,有些老牌企业已开始满足为全球畅销的手机、平板电脑提供精密零部件。今天的日本再度回归保守,加上老龄化愈发严重、企业设备投资严重不足、民间消费不断递减,在这样的背景下,创新已远离日本。当一个国家在创新繁荣期结束后找不到新的动力,那么走出失落的阴影就会变得很难。

据韩国E-daily网站10月30日报道,韩国首尔的建国大学近日爆发疑似肺炎病情,目前传染病正迅速扩散,患者人数1天之内由原来的21名增长到31名。

东京的家电销售店里,日本产品和日本顾客都不多

在这些日本家电卖场里,韩国首尔的建国大学近日爆发疑似肺炎病情。韩国疾病管理本部29日表示:建国大学的呼吸性疾病原因未详,目前共有31名患者,比前一日增加了10人。31人中有23人在指定医院接受治疗,其余病情轻微的8人在家中进行隔离。此前的28日,建国大学方面已对发病的动物生命科学学院的大楼进行了封锁处理。

11月1日,《日本经济新闻》网络版刊登麦肯锡公司的一份调查表,该调查从1980年开始,每隔10年对各国的国际竞争能力进行排名。结果显示,制造业的第一名一直是美国,第二名在上世纪80年代是德国,但随着日本技术革新的成功,到90年代时日本超越德国,且把第二名的位置保持到2010年,此后,日本被迅速革新的中国超越。相关评论认为,技术革新停滞直接体现在日本的制造业上,制造业的排名就只能被其他国家超越。

疫情调查结果显示,31名患者均在动物生命科学学院的大楼内从事工作。考虑到最近1周内的集体发病,预测发病原因存在共性。

近年来有日本学者著书说,日本在集成电路、软件、IT和移动网络的国际标准竞争中四连败。目前,在全球畅销的前3名品牌手机中,找不到日本的。这个变化,只要到日本家电卖场转一转就可以发现。不论友都八喜还是比酷,进入店铺首先看到的是苹果品牌的平板电脑、手机,再往里走,便是联想、华硕等产品,偶尔能看到日本传统品牌东芝笔记本。与众不同的是松下电脑,造型小巧、纯铝板外壳,但一问价格要比苹果等同类产品高出很多。在这些日本家电卖场里,不仅日本产品变少,似乎来购买的日本顾客也非常少。

目前,卫生部门未检测出一般性肺炎的细菌,还在对发病原因进行调查。疫情调查组怀疑是进行生物化学试验的物质发霉,导致生成了微生物或是化学物质,从而诱发了感染性疾病。

客观地说,今天的日本依旧能享受40年前或30年前创新带来的巨大成果。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年初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感叹:中国游客到日本买马桶盖、电饭煲,这从侧面反映了(我们)技术创新已迫在眉睫。在东京街头,笔者常看到许多中国游客,当然也有很多其他国家游客,购买了大量的商品。尽管其中很多是在中国生产的,但创新繁荣期已让日本拥有大量知名工业品牌,每个品牌都代表着时尚、安全、高质量。国内前不久流行买日本产的小学生书包也是一个例子。可以说,日本实现过一招鲜吃遍天的模式。

但现在这一招很难再玩转了。上世纪90年代,笔者玩过索尼CD机、MD机,也购买过日本品牌的录音机、录像机等。但现在,随着美国、中国等国数码产品的出现,一些年轻的音乐发烧友可能连MD机是什么都不知道了。不仅这些硬件被人遗忘,日本家电企业也没有先声夺人,将录音、录像、通话、记录、检索等产品技术全部融入到手机、平板电脑中。让日本人仍感到自豪的是很多新产品中附加价值最高的零部件还是日本制造。日本一家微型马达制造企业的总经理告诉笔者:几乎世界上主要品牌的手机,其振动马达基本上都是我们公司制造的。一家日本知名品牌相机制造企业的负责人也表示:在高端手机、电脑上使用的镜头,世界市场的份额我们占了主要部分。某种角度看,这些日本企业活得很滋润,没有太多维护品牌的支出,没有生产风险,似乎选择这样一条经营之路并不错,但却逐渐失去新的生产理念。

来自美国的革新理念与日本渐行渐远

日本人一向看重创新,但为什么效果不好?这值得研究。为保护小企业鼓励创新,上世纪50年代日本颁布《外资法》,规定引进技术必须有利于本国产业健康发展,不得损害小企业,不得妨碍国内技术发展。庆应大学经济学部名誉教授井村喜代子对笔者说,日本在钢铁、化工、机械制造、微电子各个领域,主要技术来自美国,个别技术从欧洲引进,这些技术在日本经过本土化以后,迅速成为国际技术中的尖端。日本在进行产业创新时,美国忙着战争,先是朝鲜战争,让日本有了获得新型重化学工业创新的时机;然后是越南战争,美国给日本让出了美国国内的民需市场,并在越南周边,特别是后来成为新兴工业市场国家的新加坡、泰国以及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地,给日本带来出口大量产品的机会。井村教授对笔者说。在井村看来,如果没有美国的这两场战争,日本创新并获得整个世界市场的机会很可能没有这么大。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日本政府曾提出要摆脱对美国技术的依赖,也公布过相关的科技白皮书,强调利用本国创新技术带动新产业,并于1995年制定《科学技术基本法》,提出从技术立国到科学技术创新立国战略转变思路。不幸的是,这种创新的意识没有冲破经济失落的阴霾。当一个国家以保守为国策后,原地踏步实际上就是拱手让其他国家超越自己。老牌的日本企业形成规模巨大的产业制造能力,这让有的企业很难下决心去实现突破、寻求开发更新的产品,同时疏于管理模式的创新。举例来说,进入21世纪后,数码成为新的产业趋势时,日本企业能否像割舍磁带录音机、胶卷照相机那样,将刚投产不久的生产线丢掉不用?可以说,就要失去市场的大量产品生产线留存在日本,让日本既不能投资建新厂,又不能下决心投巨资集中做创新产品。当然,不是所有制造业都甘心失落。日本汽车制造商2015财政年度研发资金就创了历年来的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