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援一位被宣判为过失杀人罪名的华裔警官梁彼得,首都安卡拉市中心红新月广场附近当天傍晚发生汽车爆炸事件

爆炸发生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正在安卡拉的总统府主持召开高级安全会议。安卡拉省省长克勒奇拉尔对媒体表示,他怀疑爆炸物被装在汽车上。

那么,游行示威,有用么?梁彼得案发生转机的可能有多大?

去年10月10日,安卡拉火车站附近发生两起自杀式爆炸袭击事件,造成至少102人死亡、200多人受伤。安卡拉市检察长办公室去年10月28日发布声明说,调查显示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一个分支制造了火车站连环爆炸事件。

文/红拂出塞材料参考美国中文网、新闻实验室等

新华社安卡拉2月17日电土耳其副总理兼政府发言人努曼库尔图尔穆什17日说,首都安卡拉市中心红新月广场附近当天傍晚发生汽车爆炸事件,造成至少28人死亡、61人受伤。

13日,名为天天的网友开始通过微信等平台,组织华人在20日举行游行。包括纽约、洛杉矶、华盛顿等地在内的华人群体积极响应。《游行集结号》中写道会为游行队伍制作标语,并号召大家穿上红色衣服来支持梁彼得。

延伸阅读:美谴责土耳其炸弹袭击事件
称将与盟友站在一起土耳其总理取消欧盟峰会行程
因首都安卡拉发生爆炸土耳其首都爆炸最新伤亡消息 已致近百人死伤

所以,梁的支持者认为,美国近十年来都没有一位警员因为误杀被定罪,只能说梁彼得这一次是个不幸的替罪羊。对比之下,射杀无辜平民的白人警员没有受到法律制裁,而华裔警员只是因为子弹击中墙壁后的反弹,就将成为阶下囚,令人不满。感觉梁先生像是过去错误的牺牲品,美国网友Jose
I.Piquero Jr.这样留言。

由于爆炸地点距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部很近,土耳其军方和警方在事发后对现场实施封锁,现场有数十辆警车,警方直升机在空中盘旋。

华裔刑侦专家李昌钰在采访中则认为,梁彼得案中,他的辩护律师没能就为什么开枪这一核心问题做好辩护,辩护的方向是错的。他没有找到最好的律师和专家。

这是2月17日拍摄的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市中心红新月广场附近爆炸起火现场。

延伸阅读:美国多地暴发游行声援梁彼得现场图
呼吁公正审判华裔警员梁彼得被定罪原因 梁彼得过失枪杀案能翻盘吗

土耳其总理达武特奥卢说,政府正在对爆炸事件进行调查。

但曾任纽约警察总局副局长的华裔律师莫虎认为,无论是致信法官还是民众请愿,在司法程序上,有两个关键点。

土耳其NTV电视台报道说,这起汽车爆炸发生在土耳其武装部队总参谋部总部军人宿舍附近的3辆军用班车旁边。爆炸发生后,现场浓烟滚滚,一片混乱。受伤人员被送往附近医院救治。

20日当天,在费城亲历游行的人表示,此次游行人数超过千人。是费城历史上华人参与最多的一次游行。参加游行的人很大一部分是各种同乡会组织的,光是福建的同乡会就有好几个。其动员能力强大,头发花白的老人和坐在婴儿车里的小孩都不少。

令一些华人不满的,不仅仅是纽约警察工会PBA没有像支持一些白人警员一样出面支持梁彼得,更是像华裔市议员陈倩雯在梁彼得被起诉时,竟第一个站出来声讨。直到昨天梁彼得被定罪,华人政客都不见踪影。这让华人社群感到愤懑。

案件刚发生时,纽约警局局长布拉顿的用词是意外走火(accidental
discharge);但宣判裁决的结果是疏忽误杀。在法庭上,法官Danny
Chun表示该罪名成立,检方必须证明被告当时明知道有各种风险因素,却故意忽略这些因素导致他人死亡。对此,陪审团成员认为,梁的最大错误是把手指放在了扳机上,违反了警方规定。因此尽管陪审团知道梁彼得不是故意开枪,但认为这是明知风险而为,并造成了严重后果。

歧视这一恶疾,在国内可能体现成发达地区与不发达地区的对立;在国外,则常表现为种族之争。

同样,律师C.
Aaron也认为,华裔和团体的抗议活动可能没有大作用。我知道从梁彼得被大陪审团起诉到最近的宣判,华人白宫请愿、抗议、捐款等此起彼伏,但结果并没有影响到最终的判决结果,这就是美国司法独立的宗旨。按我个人的观点,与其凑钱帮他上诉,不如用来安抚被害家庭,达成某种程度的谅解,也许会对最后刑期的减少甚至缓刑有利。

梁彼得定罪后,他的代理律师罗佰能号召民众致信法官。因为美国法律规定法官有最终裁决权,可以推翻陪审团的裁决,只要其认为裁决结果与法理推断有着较大出入时,即可否定陪审团的裁决。

令华人群体爆发不满的,正是这一判决结果。

一是争取在动议时推翻此前定罪。二是争取不要入狱。根据目前的定罪,梁彼得最轻可判3年监外看管,最重可判15年。最好能争取到最轻量刑,如果被判入狱,要马上上诉至中级法院,高级法院,甚至是联邦法院,尽量减轻此案对梁彼得未来的影响。

这就要提到另一些背景因素。该案发生时,正值全美警民关系和种族冲突紧张的时期。在梁彼得案发生的4个月前,纽约史丹顿岛白人警察锁喉勒死非裔,紧接着密苏里州弗格森白人警察枪杀非裔少年,掀起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生命也重要运动。但美国司法系统对警察用枪留有很大余地,认为当处于危险境地时警察有权开枪,所以这两名白人警官都最终免于起诉。

有在北美留学的朋友认为,此次事件戳到了华人的痛处,甚至认为华人对黑人群体也是积怨已久。华裔群体勤劳能干、重视教育、依法缴税,能在华尔街谈笑风生的亦是不少,但这次一个梁警官,令大家产生了危机感:我们已经做得这样好了,但在大是大非上,为什么还要拿华裔开刀?这是不是双重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