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反对党的春节联谊,中国僧人肉身宝像在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

3月3日,中国僧人肉身宝像在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当日,在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举办的木乃伊展览上,展出了一尊镀金中国僧人肉身宝像,这尊宝像目前的主人是一名荷兰收藏家。荷兰研究人员称,宝像里面的僧人生活于公元1100年左右,圆寂时在30岁至40岁之间。根据这名僧人宝像的坐垫上的文字基本可以推定,宝像里的僧人名为章六全,宝像应该是景仰他的信徒所塑。新华社发

在新加坡,做一个反对党很难。但为什么仍然出现了反对党?有一种较为普遍的看法是,新加坡反对党立身根基很大程度上在于该国选民对于执政党的怨气,民怨不会持久的,民意也是会随时变化的。新加坡知名反对党人士吴明盛表达了一丝担忧。

新华网布达佩斯3月20日电在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的僧人宝像应系章公六全祖师肉身像的消息经媒体广泛传播后,荷兰方面突然于20日下午从布达佩斯将其撤走。

新加坡工人党的召集活动,图片拍摄于2013年1月23日。

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新闻发言人基什斯特凡莫妮卡女士证实了这一消息。她在电话中告诉新华社记者,荷兰方面对撤走一事没有作任何解释。

新加坡反对党的春节联谊

她说,荷兰方面派来的运输公司拉走了肉身坐佛,我们感到震惊,也非常遗憾。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爱拼才会赢

自然科学博物馆人类学家西科希伊尔迪科女士告诉记者,当天中午11点50分左右,荷兰博物馆方面打来电话说,肉身坐佛的收藏者决定将其撤走,运输车辆已在路上。对方要求我们把坐佛装箱,下午两点就已经拉走了,她说。

台上,9位新加坡工人党大佬们正卖力用闽南语演唱着《爱拼才会赢》;台下,数百名工人党支持者或鼓掌附和,或用手机、相机、平板电脑找好角度,一动不动地将表演摄入其中。

西科希说:如果真是中国被盗文物,我希望肉身坐佛能回到其原来的地方,而不是呆在一个私人收藏者的地下室里。

2013年3月2日晚上,这场新加坡阿裕尼集选区新春联欢晚会从20时开始,直到23时之后,工作人员开始收桌撤席,仍然有上百人聚在一起久久不愿离去。

这尊肉身坐佛是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从荷兰德伦特博物馆借来展出的。据悉,根据合同,荷兰方面可以随时将其撤走。

与执政的人民行动党选区不同,在野的工人党选区举办的各类联谊活动,都不能使用人民协会的场地、动用它的资源。为此,工人党在实龙岗北1道第153座前的大草坪上临时搭建了一个大棚,棚内满满当当地摆着100张圆桌,每张桌边放着10把塑料椅子。

目前已知的信息是,这尊肉身坐佛是一位没有透露姓名的荷兰私人收藏家1996年通过合法途径购得。

参加晚宴的一千来号工人党支持者都是花了40新元门票钱入场的,不过这点门票钱可能还不够买菜的钱,只是因为大家都太热情了,需要通过售票方式控制进场人数。一位工人党义工表示。

自去年10月1日起,这尊肉身坐佛就在匈牙利自然科学博物馆展出,但一直不为人知。今年2月下旬,西方一些英文媒体对其进行报道后开始引起人们关注。根据中国媒体报道,这尊宝像极其疑似福建省三明市大田县吴山乡阳春村1995年被盗的章公六全祖师宝像。

实际上,当日的菜品十分简单,除了新加坡华人在春节时必吃的捞生外,也就陆陆续续上了几道海鱼、蹄髈、时蔬之类的家常菜肴,但这些支持者显然不是为了吃而来的。他们喝着冰镇啤酒,数落着新加坡政府的人口政策,交流着对新晋工人党国会议员李丽连的喜爱,说着各自的家长里短。那位工人党义工说:在门票销售阶段,我们就故意将各桌席打散,为的就是让大家相互结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