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白皮书除继续渲染周边安全威胁外,不惧美国方面就阿富汗战争所涉罪行调查发出制裁威胁

国际刑事法院11日声明,将依法“继续工作”,不惧美国方面就阿富汗战争所涉罪行调查发出制裁威胁。

新华社东京8月29日电日本政府28日举行内阁会议,批准2018年版《防卫白皮书》。这份白皮书除继续渲染周边安全威胁外,还包含了强化西南岛屿防卫、引进新反导装备、计划改写防卫大纲等最新动向。

国际刑事法院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说:“作为一家法院,国际刑事法院将依照法治的原则和首要理念继续工作,不惧阻吓。”

分析人士认为,新版白皮书意在为安倍晋三政府的扩张性防卫政策背书,为日本加速扩军与摆脱和平宪法制约做铺垫。

这份白皮书除继续渲染周边安全威胁外,不惧美国方面就阿富汗战争所涉罪行调查发出制裁威胁。这份声明旨在回应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前一天撂下的狠话。后者声称,国际刑事法院如果开始调查美国在阿富汗所涉战争罪,美方将制裁法院法官和检察官。

老调重弹

国际刑事法院根据联合国《罗马规约》于2002年7月在荷兰海牙设立,负责审理国家、检举人和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委托审理的案件,有权就种族灭绝罪、战争罪、反人类罪和侵略罪指控作出审判,只追究个人刑事责任。

白皮书在描述日本周边安保环境时称,国际社会面临的各种难题及不稳定因素“日益凸显且不断尖锐化”,令日本面临的安保环境“日趋严峻”。

美国政府没有批准《罗马规约》,时任共和党籍总统乔治·W·布什2002年宣称不加入国际刑事法院。

针对已趋缓和的朝鲜半岛局势,白皮书虽肯定了朝方在美朝峰会中“以文书形式明确表达实现无核化意愿”的意义,但仍不忘继续鼓吹朝鲜对日本是“史无前例且迫在眉睫的威胁”,强调日本对朝鲜的核及导弹威胁的认识并未改变。

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法图·本苏达去年11月要求法院调查阿富汗武装冲突中可能存在的战争罪行。一份长181页的申请书写道,“所获情报提供合理依据,认定美国军队和中央情报局成员在阿富汗等地对冲突相关的在押人员施以折磨、虐待、暴行、强奸与性暴力,尤其在2003年至2004年。”

白皮书同时继续渲染“中国威胁论”,对中国的常规军事活动及正当国防建设说三道四,并肆意歪曲中国海警船巡航钓鱼岛海域等正当行为,称中国“单方面升级”在日本周边的军事活动。

按照博尔顿的说法,如果美方人员受战争罪调查,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考虑禁止国际刑事法院法官和检察官入境,冻结他们在美资产并在美国法院起诉他们。博尔顿还威胁制裁协助调查的其他国家或个人。

此外,白皮书还详尽介绍了日本改革陆上自卫队、增强一体化运用、增强钓鱼岛附近防卫力量部署、新设日版“海军陆战队”——水陆机动团、决定引进“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等一系列扩张性防卫政策。

作为国际刑事法院监督机构,《罗马规约》缔约国大会亮出“后援团”,说国际刑事法院得到123个成员以及其他国家、国际组织和民间团体“强力合作与支持”。

白皮书还提到计划改写《防卫计划大纲》。安倍政府计划于今年年底提前改写现行《防卫计划大纲》并制定新的《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以强化日本在多领域的防卫能力。白皮书称,新大纲所描绘的防卫蓝图应满足日本应对周边严峻安保环境的真正需要,而不仅是既有安保政策的延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