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诉讼可能暴露美国在中国的情报行动,中国留学生Jack是挂科的学生之一

美国政府决定对中国的网络攻击行为进行报复,美国《纽约时报》日前以此为题发表文章称,奥巴马政府要采取具有创造性的措施回击中国黑客从人事管理局数据库中窃取了2000多万美国人信息一事。中国外交部工作人员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正在核实相关报道。中国网络问题专家秦安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又是一次典型的麦克风外交和双重标准的重演。

据澳洲广播网6日报道,悉尼大学商学院近期举行的期末考试中,有400多名学生挂科,其中绝大多数是中国学生。这一结果引发学生不满,愤而申诉。是学校未尽教学责任、有意刁难,还是校方所说的学生英语水平和批判性思维不够?目前,澳大利亚全国高等教育工会(NTEU)已经介入调查。

《纽约时报》报道称,奥巴马政府针对人事档案数据被攻击一事得出结论这次网络攻击范围广、野心大,应对一般间谍案的常规手段不适用此次事件。美国政府官员在一系列秘密会议上,对选择采取何种报复措施回击中国犹豫不决采取例如外交抗议或驱逐在美国的中国间谍这样的象征性举措,可能没有实质性效果;采取更有力度的行动,又可能导致中美之间的网络冲突升级。一名参与讨论的政府高官说:我们得出的结论之一是要采取公开些的回应方式,以此形成威慑。他表示,美国政府需要破坏并阻止对手在网络空间采取的行动。

悉尼大学的中国毕业生

落实到具体的报复方案,另一名官员表示,奥巴马助手依据总统批准制裁朝鲜的先例,研究了对中国实施经济制裁的可能性。不过有高级经济官员表示,这种办法对中国行不通。商务部和财政部已拟出名单,列出中国可对美国公司采取的对抗性制裁措施。

《商学批判性思维》和《商业成功学》是该校商学院硕士班的两门必修课。在1200名学生中,有37%的学生没有通过第一门课,第二门的挂科率也高达12%。

报道称,美国司法部正在研究诉诸法律的可能性,就像去年指控5名中国军人从美国公司窃取知识产权一样。不过有人认为,这种惩罚没有实质意义,只要这些人不到美国及其友好国家,就不会受到法律制裁。而且美国情报官员担心,刑事诉讼可能暴露美国在中国的情报行动。

学生英语不过关、批判性思维不足还是校方教学安排不足?

美国政府考虑的回击方案还包括窃取并公开对中国政府有价值的信息。

中国留学生Jack是挂科的学生之一。他告诉中国之声,最根本的原因是这一门课今年产生了一个新的政策,而这个政策下面,学校提高了对学生考试这方面的要求,但是在这一年里面,他们没有做好相关教学方面的工作,所以导致我们很多学生不知道怎么样考这门试,最后就这样挂掉了。

中国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方兴东3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美国也应考虑到,中国同样具备很强的防御能力与反击能力。作为世界互联网领域的两个大国,中美之间相互攻击的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甚至会对全球网络空间造成伤害。

刑事诉讼可能暴露美国在中国的情报行动,中国留学生Jack是挂科的学生之一。低通过率源于两个课程都首次引入强制期末考试模式,这一点在7月21日,校方代表与300多名学生进行对话时也承认这一点。目前申诉团体仍在通过正式维权途径与学校沟通。

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网络空间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秦安则认为,这只是美国媒体宣传的噱头,网络攻防已经开始瞄准关系国家安危、社会运行的信息网络关键基础设施。方兴东也表示,如果进行网络报复或回击,最具有杀伤力的就是攻击基础设施,譬如扰乱对方的电力系统、航空系统,这些都是致命的。美国网络能力很强,但其整个社会对互联网的依赖程度也很高,互联网也因此成为他们的软肋。

一名叫Rebecca的学生告诉澳洲新闻,他们唯一的准备就是一次讨论课

秦安表示,美媒此时有这样的报道,其根本目的是考虑到美国国内扩充网络军备的需要。对此,中国应该马上行动起来建立成熟的网军。在网络时代,我们应将网络空间作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全新战略高地,因此建立一支强大的网络国防力量刻不容缓。斯诺登事件已经告诉我们,美军正在悄悄进入我们网络疆域的后院。

考试之前我们只有这么一次机会练习,而且我们没有从导师哪里获得充分的反馈。她表示,我们交了作业之后,老师就让我们互相打分。

就在约10天前,《华盛顿邮报》报道还称,奥巴马政府决定不就美国人事档案数据被攻击一事公开指责中国。报道还认为,美国政府不会对中国采取直接报复举措。方兴东认为,这说明美国国内自己的信息就很混乱。到目前为止,美国其实没有证据证明遭到了中国黑客的攻击,因此它散布的消息很多都带有强烈的主观猜测。现在正值美国大选前夕,美国各派人士都会根据自己的利益考量,拿这个事反复炒作。方兴东表示,虽然美国真正采取措施的可能性不大,但我们要做好防御能力建设。

而悉尼大学商学院主管教育的副院长约翰谢尔兹则认为,这两门核心课程特别注重批判性思维,包括中国的部分外国学生学习方式相对被动;同时还有英语水平欠佳导致的原因。

今年6月,美国媒体爆出420万联邦政府现任和前任雇员个人资料被盗。《纽约时报》上月初又披露,被黑客攻击的人事档案数据涉及2150万人。人事管理局表示,这次报告的2150万人和420万职员不是同一宗数据失窃案,但两者相关,不少人在两次事件中都受到影响。考虑到人数重合,两起事件共有2210万人的资料被盗,相当于美国人口总数的7%。

中国大陆的主要学习模式是被动学习,而不是批判性学习和主动学习,他说。

而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指出,悉尼大学商学院一门课的学费将近5000澳元,按300人来计算,总挂科费竟高达150万澳元。

就读于悉尼大学的中国留学生郭智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称,这一商学院的中国留学生占60%-70%以上,因此挂科的概率自然就高。挂科的人如此之多,学校有敛财之嫌。而在此次考试中没有及格的中国留学生李金元表示,挂科率高得离谱,很多学生已经提交非正式投诉。而由于学校没有回应,令学生们难以开始新学期。

对此,NTEU主席珍妮雷表示,校方应当顶住压力淘汰表现差的考生,但在这件事情上,校方的处理是有失公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