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门两侧的一对极具动感的石狮,猎豹进食过程中意外咬破了斑马的胃

正门两侧的一对极具动感的石狮,猎豹进食过程中意外咬破了斑马的胃。掠夺却美其名曰捕获,如此滑稽地刻意美化背后,是一个严酷现实:如今,从靖国神社里成千上万的掠夺文物中,找到与中国的关联,已经变成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环球时报》记者用很长时间在日本各大网络引擎上搜索,并翻遍十几本介绍靖国神社设施的日本书籍,最后惊讶地发现:不知何时,靖国神社藏品与掠夺中国的关联,在日本竟然已经被无声无息悄悄抹去,这成为日本人默守的秘密。在靖国神社官方出版的设施展品手册里,居然看不到一个中国字样,似乎历次侵略战争只是单纯的战争,与掠夺财物没多大关系。靖国神社用低调隐匿被掠中国文物。

当地时间6月29日,泰克森(Taxon
Nkuna)在克鲁格国家公园内的朱马私人动物保护区偶遇一只猎豹。当时,它正在享用现成的美食一只自然死亡的斑马。于是,泰克森用手机拍下这一幕。正当猎豹美滋滋地啃着它早餐时,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大量的血从斑马的胃里喷出,朝猎豹的脸喷去。显然,猎豹只顾着大吃一顿,没料到会咬破食物的胃,被这血淋淋的场景吓坏了。

油亮的旅顺大炮令人心痛

网页截图

朝韩追讨经验值得借鉴

据英国《镜报》7月6日报道,近日,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内发生了猎豹享用死斑马遭遇喷血的惊人一幕。据悉,猎豹进食过程中意外咬破了斑马的胃,随后,斑马的血如泉水般喷出,溅了这只猎豹一身。沉醉于美食中的猎豹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坏了,赶紧退到一边。

歪曲历史随处可见

网页截图

这3只中国石狮子在1896年运到日本,先是送到皇宫,明治天皇玩赏一番之后,将一对白石的石狮给了靖国神社。雄狮底座上刻着大清光绪二年闰五月初六日敬立、雌狮底座上刻着直隶保定府深州城东北得朝村弟子李永成敬献石狮一对。刻文证实这对石狮,是一个名叫李永成的佛家弟子奉纳给三学寺的。不过,日本明治年间发行的《新撰东京名所图绘》记载,石狮是在二十七八年之役(1894-1895年)在辽东捕获。为此,当时军中役夫组成狮子搬运组,打造坚车分运。其车后来分纳于诸社寺作纪念,有一辆藏于上野的大师堂。

虽然受到了不小的惊吓,但是作为资深吃货,猎豹没有放过这上天赐给它的早餐。它退到一边等这喷泉小去,然后回去继续吃大餐。

大炮口径12厘米,炮身长3.2米,炮重1967千克,最大射程5680米。其下方的说明牌上描述:该大炮由德国克虏伯公司于1885年制造,由清国安放在旅顺港港口要塞,用来防御旅顺。日清战争后,该炮保存在大阪堺市辎重兵第四连队的军营之中,后于昭和三十九年六月捐献给靖国神社。大炮的尾部刻有克虏伯公司三轮交叠的标志以及制造的编号。《环球时报》记者走到大炮背后,克虏伯公司标志、生产编号及年份果然清晰可见。

游就馆二楼设有10个主要展览室。第一、第二展室陈列着靖国神社创建以来的文物和史料等,其中有不少图片、模型和天皇献给神的供品。第三、第四展室陈列着日本明治维新和西南战争殉国的神灵遗物和史料。第五展室陈列着招魂社搜集的各种遗物和资料。第七至第十展室分别是日俄战争全景馆日俄战争到满洲事变馆招魂馆和支那事变馆。

目前,中国向靖国神社这样的日本右翼机构追讨文物,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在他们的刻意隐瞒下,中国无法完全掌握被掠文物的信息。比如中国方面的大量证据显示,靖国神社掠藏着一块由晚清重臣李鸿章为北洋海军所书的海军公所横匾。虽然1906年,在日本学习军事的向岩向国内的父亲大人讲述了在靖国神社亲眼目睹海军公所匾额的经过,但是这块横匾如今在靖国神社已经看不到了。《环球时报》记者询问靖国神社相关人员,他们也只用一句对不起,我不知道来回答。从记者最近在日本艰难查询相关线索的情况来看,尽快全面掌握靖国神社内被掠中国文物的信息,已经刻不容缓。

出了东京九段下地铁口往前走,就是靖国神社的正门。正门实际上只有类似牌坊的大鸟居,两侧是日本称作狛犬的神兽,而在狛犬的后面,便是一对石狮,雄左雌右,雄狮右爪玩一绣球,雌狮的爪下和背上各有一只玩耍的小狮,两狮皆张着大口,极具动感。日本史料记载,这一对石狮是在甲午战争时,被日军从辽宁海城的寺院里掠夺的。

被日军捕获的石狮

日本狛犬研究家铎木能光2005年撰文讲述这对石狮运到靖国神社的经过。铎木引用靖国神社发行的《靖国神社百年史资料编》中的史料说,1895年2月前后,日军攻占海城,把城内的三学寺充做野战医院,他们意外发现寺里的石狮。军医总监石黑忠直会见司令官山县有朋时,备述其寺里的石狮之生动。山县表示:既如此,务必运至日本供陛下睿览。之后,留守当地的奥保巩中将在与石黑、山县之间的书信往来中又谈及挑选石狮之事。奥保在给石黑的信中称,寺院里的大石狮子像是新做的,不太理想;青石雕的狮子虽有年代感,可惜成不了一对;寺院大门外有两对青石狮子,但大小悬殊,只好选了形状好看的一只。还选中了虽为白石所雕,但一对有年代感的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