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历年中、印尼人员往来之最,全面停止相互刺激和诽谤中伤

《我是杀人魔王》截图:印尼华人被杀

朝向韩发“重大提案”

1965年,中国和印度尼西亚高层互访频繁,各类团组往来如织。国庆期间集聚北京的印尼大小团组28个共500多人,创历年中、印尼人员往来之最,在当时我国的对外关系中也少见。谁也没想到这“繁华”背后,竟暗藏着外交危机。

提议双方停止相互刺激和诽谤、停止一切军事敌对行为、采取措施防止核灾难;从1月30日开始

1965年9月30日午夜,以印尼总统警卫部队查克拉比拉瓦营营长翁东中校为首的亲苏加诺军官,在印尼共产党的支持与配合下,以陆军中有个“将领委员会”在首都大量集结兵力、阴谋发动推翻苏加诺总统的军事政变为由,在雅加达逮捕和处死了包括陆军司令亚尼在内的六名陆军将领和一名军官。苏加诺的政敌、国防安全统筹部长纳苏蒂安本是逮捕名单的头名,则侥幸逃脱,其幼女被误杀。这就是60年代世人皆知的印尼“九卅事件”。

第三,提议采取实际措施防止发生核灾难。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是朝鲜军队和人民的不变的意志,朝鲜的核武力完全是遏制美国核威胁的手段,绝不是对同一民族进行恐吓伤害的手段,朝鲜借此机会郑重提议韩国不要再沉溺于允许美国向韩国和周边地区运进核打击手段的盲目行为。

这一突发事件,给了以纳苏蒂安为首的军人集团公开反共的口实,引发起大规模镇压共产党的行动。10月1日,时任战略后备司令部司令的陆军少将苏哈托调动大量兵力控制了首都雅加达,全城通宵戒严,军、宪密布,陆军控制的报纸和电台发动宣传攻势,就“九卅事件”中处死6名陆军将领事极力煽惑。在陆军当局控制下的雅加达一些政党团体,也公开指责印尼共产党是“九卅事件”的主谋。10月2日,印尼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及《忠诚报》被禁止发行。10月3日,印尼国家通讯社《安塔拉》被封,旋被军管。10月8日至10日,印尼共、人民青年团、全印尼中央职工会和印尼妇女运动协会等的总部办公处相继被捣毁。10月18日,雅加达军区司令部宣布取缔上述组织和其他一些进步团体。在几个月内,印尼共和进步团体受到严重摧残,其主要领导人艾地等人全部被杀。据不完全统计,先后有20万人惨遭杀戮,约30万人被逮捕监禁。

第二,提议韩方立即无条件停止所有军事敌对行为,目前最迫切的是必须停止“关键决心”和“秃鹫”联合军演,特别是在朝鲜半岛西部5个岛屿等热点地区全面停止对朝方的海陆空刺激行为。为了这一提议能够实现,朝鲜将首先付诸实际行动。

《我是杀人魔王》截图:印尼华人被杀

韩国和美国定于11日至21日举行代号“关键决断”的联合军演正式展开。朝鲜宣布,从“关键决断”开始的11日起,《朝鲜停战协定》将“完全无效”。并威胁要对美韩“行使先发制人的核打击权利”,朝鲜半岛山雨欲来。

祸起“九卅事件”

这份提案说,以上重大提议如能实现,离散家属团聚等朝韩关系中的大大小小的所有问题都将迎刃而解,朝鲜期待韩方正面响应朝鲜提议。(京华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