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育龄人口的不孕不育率已经攀升至12.5%,现年50岁的保罗为美国肯塔基州参议员

57365.com,中国育龄人口的不孕不育率已经攀升至12.5%,现年50岁的保罗为美国肯塔基州参议员。有能力支付8万到12万美元美国代孕费用的人数大大增加。许多咨询来自中国处于中产阶级兴起前沿的二三线城市,而非来自北京和上海的上层社会。

现年50岁的保罗为美国肯塔基州参议员,其父为美国著名政客、共和党籍众议员罗恩·保罗(Ron
Paul),后者曾在2008年和2012年两次竞选总统。外界分析保罗诉讼的真正目的可能在于之后2016年的总统选举。

波士顿一家代孕机构的负责人约翰·韦尔特曼说,美国“绝对是代孕最安全的国家”。

当日上午11点,保罗以私人身份在华盛顿特区法庭正式提起诉讼,和他联合发起诉讼的还有非盈利机构FreedomWorks主席马特·基比(Matt
Kibbe),被告名单中包括美国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局长基斯·亚历山大(Keith
Alexander)、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以及总统奥巴马。

欧洲客户往往不行使这一选择,但是中国父母一律为孩子领取美国护照,这使他们在孩子年满21岁时能够为自己领取绿卡。

在此前上传到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中,保罗将奥巴马政府的监听行为与美国独立前英国当局的无证搜查行为相提并论,并称“美国革命的一个教训就是这样的行为不应该再次发生,NSA的数据收集计划就是这种行为的现代翻版”。

报道称,由于代孕在中国是非法的,所以不孕夫妇越来越多地转向美国寻找代孕,在美国,代孕在医学上已经很成熟,并且法律体制健全。代孕机构雇用说普通话的人处理客户的要求,这些要求往往讳莫如深。

当地时间2月12日,美国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正式宣布就NSA监听事件发起群体诉讼,起诉美国现任政府的多名官员,总统奥巴马本人也被列为被告之一。

中间人说,美国体制的吸引力在于它有法律保障,另外,中国加强了对非法代孕市场的监管,再加上中国富人担心政治环境随时可能不利于他们。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在随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保罗表示,提出诉讼是希望美国最高法院能对宪法第四修正案的宪法含义做出清晰阐述。美国宪法第四条修正案(Fourth
Amendment to 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是美国权利法案的一部分,旨在禁止无理搜查和扣押,并要求搜查和扣押状的发出有相当理由的支持。

韦尔特曼说,美国代孕为中国客户提供选择孩子性别的自由,这在中国是非法的,中国的性别失衡状况意味着男性比女性多3400万人。

美国著名律师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在接受CNN采访时指出,保罗的起诉很可能无法上诉至最高法庭,因为很难证明民众在监听中受到伤害,他指出“相比于获取胜诉,这更是一个政治行动”。(财新网记者
李先达)

据英国《泰晤士报》网站1月31日报道,医生和中介透露,中国人向为世界各地夫妇与美国代孕母亲牵线搭桥的机构进行的咨询自2012年以来已经增长了9倍,预计未来两年还会翻一番。

推荐阅读:奥巴马称挑选欧盟最棒盟友犹如选最佳爱女

2013年,中国政府重申禁止代孕,一位官员对国营媒体的记者说:“多数专家认为,代孕会带来严重的法律、伦理和社会问题,扰乱社会伦理秩序。”

不含医疗费用的报价是57万元人民币(约合5.7万英镑),承诺提供“百分之百有保障的”服务。

中国科学院城市环境研究所的一位研究人员正在研究砷、三聚氰胺等污染物对男性生育的影响。这位研究人员说:“如果形势继续恶化,中国的人口控制政策就变成多此一举了。”